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澳门威尼斯人开户_出游吧 > 正文

东坑瀑布

在神农谷田心里,一群一群的人沿着桃花溪岸边的山道往深处行走,面前这道大山谷就是东坑。桃花溪本身就十分吸引人们的眼球了,溪河里乱石峥嵘,溪流奔腾跳荡,时而飞花溅玉,时而碧潭涌珠。两岸绿树荫翳,竹木交会,或峭岩陡峻,或滩涂茵苔,清风徐徐,清爽宜人。但是,人们却不愿意停下脚步,仍然一个劲地往前疾行。因为前面有一道飞泻两百三十多米的大瀑布——东坑瀑布。

东坑山谷的深度大约有六七里路远,溪流和道路循着进山的右边山势,呈弧形往深处延伸。在远处眺望,看似要到山的尽头了,不料转折绕过对面的一个山嘴,山岭依然继续往深处蔓延。走到山道的尽头,出现了人工修建的步行栈道。登上一个开阔的山间盆地,在突兀高耸青苔弥漫的乱石间穿行一番,栈道抵达溪流的岸台。有一座混凝土小桥横跨在溪流上面,让人们第一眼看到小桥上游那一段从峡谷里奔腾出来的溪瀑,溪水喧喧嚷嚷连续跳下三四级乱石堆叠的“台阶”,翻溅出雪花一样晶莹洁白的浪花。因为溪谷河床的坡度不大,那“尾声”便显出好几分舒缓优雅的趣味来,令人忍不住要站在桥栏跟前,拍下一镜舒徐的欣喜。

栈道在桥的那一头斜斜地向山梁上延伸,古木掩映着栈道,尽管人们已经走得有点上气不接下气了,但是清爽的山风在古木间徐徐吹来,又增添了人们继续上行的力量和胆气。

栈道转过山嘴,进入一段平坦的路径,前面却有两方巨石竖立在栈道的两侧,规规整整地形成一道“石门”。“石门”上青苔漫布,阳光从树隙射到栈道上,“石门”掩映在几棵大树的树荫底下,栈道进入“石门”便显得明暗分明,进去“石门” 就变得幽深迷离了,增添了东坑深处的神秘。过了“石门”,前行数十步,栈道变成登山的“天梯”,在峭壁古木之间上升。虽有栏杆可以把持,却也不免令人脚底生寒。而溪流则在栏杆下面轰轰嚯嚯地喧腾,给人一种山摇地动的感觉。旁边又是一段极漂亮的瀑布在展示它的桀骜不驯。断崖之下巨石崚嶒,溪流冲石撞崖,回旋翻覆,跳跃出风云骤变的激越姿态。一道近百米长,三四十米宽阔的峡谷,就这样任溪流横冲直撞,奔腾蹦跳,变化出满山谷的激奋豪情。峡谷之上有一道浅峰斜插入谷,挡住了人们的视线。只是在浅峰的绿树梢头,隐隐约约可以看见天际线上泻出的一道晶莹白光——那就是东坑瀑布的飞溅源头。

于是,人们不由得便加快了脚步,顾不得仔细欣赏跟前的这段雄浑壮阔,都急急忙忙往前面的最高处爬去。

走到栈道的顶端,上下分设了两个观瀑台。观瀑台不大,一半依山偎岩,一半凌空支撑在溪瀑巨石之上。抬望眼,百丈悬崖之上,一道白练从山崖的豁口凌空飘举而下。先是一段连续的三级弹跳,白练逐渐往开阔处伸展;继而白练潜进一道生着青草的长石背后,绕过石头的两端,又撕扯成粗粗细细大大小小的无数道白纱,在接近观瀑台一个巨大狮子头似的岩石后面再汇聚成一股磅礴的云流,轰轰哗哗撞进观瀑台下面的石罅,又曲折跳入峡谷的乱石岩丛之中,一路牵扯着人们的目光。

在观瀑台上照相留念,背景是青碧的山崖,中间从天而降的一道悠长巨大的素练,是嫦娥当空舒展的那条“广袖”,在我们的身后舞动飞扬,也许可以为我们拂去许多的烦恼和迷茫吧……

欢迎关注株洲微门户

欢迎关注株洲网微博

责任编辑:周雪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